最最全面的乳腺癌2018年度学术盘点来了!| HR+早期乳腺癌篇

  AERAS研究和EBCTCG META分析:延长内分泌治疗的利与弊

  早期乳腺癌,以局部治疗为主,系统治疗为辅,进而追求患者的长期无病生存,以至于治愈;

  3

  而接受过5年AI(含或不含他莫昔芬)治疗的HR+乳腺癌患者,后续给予AI的延长内分泌治疗可降低早期乳腺癌的复发风险~20%;

  化疗的获益在不同的RS评分和年龄(P=0.004)不同,化疗在年龄≤50岁和复发评分16-25分的患者中有获益。

  安全性分析显示L组26例患者(7%),ZL组59例患者(17%)由于毒性或患者拒绝而早期停止指定治疗。T组、L组、ZL组的3-4级不良反应的发生率分别为4%、7%、9%。ZL组出现了4例下颌骨坏死。

  乳腺癌严重威胁中国乳腺癌患者的生存,2018年发布的2014年中国乳腺癌数据[1]显示 ,中国乳腺癌新发病人口已经达到27.8万人,由乳腺癌导致的死亡达到6.6万,而且中国乳腺癌的发病率仍在快速增加中[2]。

  延长辅助内分泌治疗超过5年会给患者带来临床获益[18],但同时也会带来不良反应[19]和经济成本的增加,因此在临床实践中决定患者的治疗路径需要更加个体化的决策,需要考虑风险、疗效、毒性和依从性的管理[20],期待未来能够更多的手段来解决精准治疗的问题。

  在HR+HER2-腋窝淋巴结阴性且RS评分11-25分的早期乳腺癌患者中,辅助内分泌治疗与化疗内分泌治疗具有相似的疗效,但也显示年龄≤50岁的患者依然能够从化疗中获益。因此NCCN指南[5]推荐对淋巴结阴性HR+HER2-且T>0.5cm的患者应用21基因检测指导方案选择。

  L vs T (HR 0.72, 95% CI 0.48-1.07, P=0.06) 和ZL vs L (HR 0.70, 95% CI 0.44-1.12, P=0.22) 无显著统计学差异。

  在绝经前HR+早期乳腺癌患者中,唑来膦酸+来曲唑+OFS相较于他莫昔芬+OFS可以显著改善DFS;唑来膦酸+来曲唑依从性是问题;唑来膦酸+来曲唑和来曲唑的毒性更强。

  TAILOR-X研究[4] 是一项随机III期研究,在HR+HER2-淋巴结阴性、21基因复发评分中等(11-25分)的早期乳腺癌患者中,对比化疗+内分泌治疗和单纯内分泌治疗。

  中位随访65个月,T组、L组和ZL组的5年DFS分别是85.4%、93.2%和93.3%。

  ASTRRA/HOBOE:强化绝经前HR+患者内分泌联合卵巢功能抑制(OFS)

  HR+早期乳腺癌研究进展

  共纳入1065例ER/PR+的早期乳腺癌患者,最后一次月经在随机前1年内,随机接受T、L或ZL。

  ■ ASTTRA研究

  乳腺癌的治疗由不同的进程程度决定[3]。

  TAILOR-X研究:低危患者化疗降阶

  其结果显示:

  在T+OFS组5年OS率为99.4%,T-only组为97.8%(HR=0.310,95%CI 0.102~0.941;P=0.029)。

  且延长组患者的不良事件发生率高于停药组。

  ZL vs T 显著改善DFS(HR=0.52, 95% CI 0.34-0.80, P=0.003) 。

  延长阿那曲唑治疗至10年对比停用阿那曲唑,显著提高DFS率(91.9%vs 84.4%, HR 0.548, P=0.004);

  T+OFS组患者的5年DFS率为91.1%,而T-only组为87.5%(HR=0.686,95%CI 0.483~0.972;P=0.033);

  ■ AERAS研究

  因此如何进一步在临床中选择联合OFS与否仍需证据支持。ASCO上报告的ASTRRA[11]和HOBOE据[12]为此进一步提供了证据。

  淋巴结越多的患者获益更多;

  中位随访63个月结果显示:

  复发风险的降低出现在既往他莫昔芬治疗后的前两年和既往AI治疗之后的第三年;

  但在ABCSG-12中对比戈舍瑞林联合他莫昔芬 vs 戈舍瑞林联合阿那曲唑的疗效,结果显示阿那曲唑组对比他莫昔芬组的DFS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,而且在OS率方面,阿那曲唑组甚至比他莫昔芬组更差[10]。

  晚期乳腺癌患者,因为很难治愈,因此更强调延长生命的同时尽可能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,减少疾病负担,主要接受系统治疗;

 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