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路夹击,看癌细胞哪里逃?三阴性乳腺癌治疗有了新希望 | 一周资讯

  研究人员表示,本研究结果表明,氯吡格雷对结直肠癌也具有化学保护作用,而且与低剂量阿司匹林的效果相当。这一发现间接支持了这一的假设,即低剂量阿司匹林的化学保护作用主要是通过使血小板中的COX-16永久性失活介导的。

  该团队还研究了Tinagl1抑制的机制,发现该蛋白通过抑制EGFR和整合蛋白/ FAK信号通路,进而达到相比单一通路抑制剂更好的结果。

  对于泌尿系统癌症,系统性红斑狼疮降低前列腺癌风险(SIR 0.78,95%CI0.70-0.88),但增加肾癌风险加(SIR 2.10,95%CI 1.11-3.96)和膀胱癌(SIR 1.86,95%CI 1.16-2.99)。

  为了测试具有Tinagl1基因能否防止肿瘤生长和扩散,研究人员设计了表达高水平Tinagl1基因的人和小鼠肿瘤细胞。结果发现,小鼠癌细胞中Tinagl1高表达使肿瘤生长缓慢,这些肿瘤不太可能转移到肺部。

  对于淋巴/造血系统恶性肿瘤,在11项研究中,非霍奇金淋巴瘤(SIR 4.93,95%CI 3.81-6.36)和霍奇金淋巴瘤(SIR 2.60,95%CI 2.14-3.17)的风险增加。另外,有10项研究显示白血病(SIR 2.01,95%CI 1.64-2.47)风险增加,4项研究显示多发性骨髓瘤(SIR 1.48,95%CI 1.02-2.14)风险增加。

  具体而言:

  这种药物有望成为三阴性乳腺癌新疗法

  至于氯吡格雷,让我们期待能够有更多的研究证据。

  阿司匹林用于结直肠癌预防已有指南推荐。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(USPSTF)在其2007版建议中曾予以反对,但在2016年又“变卦”了,认为10年心血管风险≥10%且无出血风险增加的50-69岁人群,应考虑服用低剂量阿司匹林来预防心血管病和结直肠癌[3]。

  研究人员指出,已有多项研究表明低剂量阿司匹林对结直肠癌具有保护作用,虽然确切机制尚不明确,但有研究认为可能与阿司匹林的抗血小板作用有关。